会计资讯聚集地
职业教育

股东“甩卖”股权、不良率飙升!农商行将“被并购”的预言要实现了?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5-28

关注“科技金融在线”,了解第一手信息。

摘要:语不惊人死不休!还记得去年麦肯锡曾说过的一句话么:“未来三年或者五年,银行业会有两大重大趋势:一是分化更大,好的银行会更好,差的银行会很差;二是,中国大量农商行很可能会存在重大的并购机会。”

来源:网络


尽管这只是麦肯锡的一家之言,但也不能说麦肯锡是在信口开河。


两年前,曾有农商银行高管预测“留给农商银行的窗口期最多三年”,然而,三年未过,“窗口期”已匆匆关闭。日前,银保监会称,截至2018年9月末,全国有农村商业银行1436家,资产负债规模均超过23万亿元。


殊不知,数量庞大的农信机构,现如今也是两极分化趋势日益明显。


排在第一方阵的农商银行,基本被监管机构认可的标杆银行所囊括。此类农商银行,不仅资产规模大,一般都有数百亿之巨,有的甚至超千亿,其中多家农商银行已登陆港股或A股,成为农商银行群体中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这些农商银行法人治理结构相对完善,管理较为严格,决策失误少,创新能力强,科技水平高,不良率控制得较好。它们不仅自己发展势头迅猛,也正在成为未来并购其他农商银行的主力军。


主力军有了,“后腿军”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不良率攀升、信用评级下调、巨额银行股权折价甩卖……,这一部分作为农商行中的“后腿军”,是及有可能成为麦肯锡所说的“未来三年大量被并购”的银行标的。


01

不良率攀升、信用评级下调!


2017年末,在贵阳农商银行亮出19.54%的不良率时,很多人只认为这不过是例个案。等到河南修武农商行将2017年不良贷款率“20.74%”、资本充足率“-0.75%”等指标“晒”出来后,很多人才意识到,贵阳农商银行露出的可能仅是农商银行群体的“冰山一角”。


而眼下,纵观整个银行行业市场,可以看出,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的商业银行数量正在不停地增长。


在1月11日的银保监会近期重点监管工作通报会上,银保监会统信部副主任刘志清透露,据初步统计,2018年12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9%。根据银保监会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三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7%,较上季度末上升0.01个百分点,连续三个季度上升。


而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率的攀升主要源于城商行和农商行带动。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67%,较2017年末上升15个百分点;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4.23%,较2017年末上升107个百分点。农商行的同比增涨比率较城商行比竟高出7倍有余。


具体来看,内蒙古乌拉特农商行2018年末不良率进入“4”字头,达到4.1%,较年初上升1.63个百分点;湖北咸宁农商行不良率逼近4%,为3.74%,较年初上升了1.07个百分点。


另外,濮阳农商行、黑龙江建三江农商行、武汉农商行、湖北襄阳农商行不良率进入“3”时代,分别为3.55%、3.2%、3.59%、3.64%;河南兰考农商行、张家界农商行的不良率也分别达到2.96%、2.3%。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湖北襄阳农商行2018年年报,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78亿元,较2017年末的2.59亿元大幅增加3.19亿元;不良率为3.64%,大幅上升1.7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的上升使得拨备计提不充足,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由256.25%降至152.66%,接近监管要求120%-150%的红线。


另一家“3”字头不良率的银行是黑龙江建三江农商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率为3.2%,比年初上升了1.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85.93个百分点至153.51%,也接近监管要求的120%-150%拨备红线。


不但是农商行的不良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部分农商银行的信用评级去年亦遭受了逐一下调:


去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评级展望被中诚信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从原来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


5月,山东广饶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被东方金诚从AA-降至A+,展望从稳定到负面;


7月,评级机构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随后,贵阳农商行等也被降级……

一面是来自外界的监管调整、市场竞争力施压;一面是来自自身的不良率逐渐攀升、信用评级屡屡变差,导致多数农商行的股东似嗅到危险气息般,自去年开始便纷纷急忙转让手中农商行高额资产。


02

折价甩卖 流拍率七成的农商行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共计约1540起银行股权拍卖(包括:已结束及正在进行中),且都是各地区城商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股权,其中以农商行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在拍卖交易过程中,农商行的流拍率近七成。且按区域来看,相比浙江、江苏等地银行,河南、山西、江西、云南等地农商行股权流拍率明显更高。


来源:交易网


以河南省为例,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太康农村商业银行(简称“太康农商行”)此次的股权惨遭拍卖遇冷。平台显示,太康农商行遭7家股东拟作价总计1.3266亿元合计拍卖1.144亿股。值得注意的是,回顾太康农商行自成立以来的经营状况可以发现,该行近年来的信誉评级可谓十分堪忧、叫人难以信任。


天眼查信息显示,太康农商行实缴资本38876.44万元,曾用名为太康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从司法风险信息来看,仅法律诉讼风险中,该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起诉他人或公司达到769条,被他人或公司起诉达15条。



此外,据银监会处罚信息表显示,2018年8月16日,河南太康农村商业银行原董事长王培学遭监管部门终身禁业,处理依据细数有22条之多;具体到业务上,集中在同业、委外和贷款三项较为敏感的区域,作为该行主要负责人的王培学屡屡触碰检查痛点。



银行股权网上拍卖、转让,自去年以来便逐渐兴起,其中,不乏A股上市银行股权大份额批量拍卖、流拍,进入2019年,这一态势仍在延续。事实上,中小银行之所以出现大规模的股权拍卖或转让现象,与监管趋严不无关系。


2018年1月,原银监会下发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指出,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商业银行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的5%,并对商业银行股东数量做了限制。


根据新的监管要求,实体企业对银行的持股必须符合“两参一控”的监管新要求,即只能参股两家银行,控股一家银行。因此,在新的金融监管规定下,实体企业对于银行的持股将持续收紧。


值得注意的是,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频繁遭遇流拍、折价竞拍,也说明市场的谨慎、甚至不看好情绪。


具体来看,去年7月1日至9月4日,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进行的“银行股权”拍卖达到480起之多,其中,评估价格在1000万元以上的达到66起。而评估价高于1000万元的银行股权拍卖中,有30起成功竞拍,其中折价竞拍为8起,占比约27%;而高价竞拍为5起,占比约17%,其余拍卖事项则按评估价或市价成交。其中,折价竞拍的银行股权包括厦门国际银行、河南孟州农村商业银行、浙江萧山农村商业银行、兰州银行等。


7月31日,八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兰州银行3700万股股权进行拍卖,成交价约9525万元,仅占评估价的56%。


8月11日,浙江华和进出口有限公司将持有的浙江萧山农村商业银行326.34万股股权拍卖,成交价为1933.6万元,占评估价的80%。


9月4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黑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8%股权拍卖成功,被黑龙江兴安矿业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竞买,成交价为9408.024万元,占评价估值的60%。


同日,汕尾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8.58%股权也竞拍成功。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该笔股权原属于广东振鹏集团有限公司,评估价格为4704万元,起拍价为3292.8万元,揭阳市迩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第一次拍卖中经过7次竞价后竞得,成交价为3294.8万元,为评估价的70%。


另外,还有30起评估价在1000万元以上的银行股权拍卖无人出价,从而流拍。


除了司法拍卖外,也有不少银行股权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仅7月以来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的银行股权就包括昆仑银行、宁夏银行、大兴安岭农商行、成都农商行等。


7月2日,新华联将持有的宁夏银行和大兴安岭农商行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其中,新华联为宁夏银行第二大股东,持有该行全部股权的13.53%,出售底价为15.27亿元;持有大兴安岭农商行全部股权的18%,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出售底价为2.77亿元。两笔股权转让底价合计约18.04亿元。


另外,去年,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12月12日发布的一则信息显示,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所持有的成都农商行35%股权,转让价168亿元。本次股权转让采用一次性付款方式。值得一提的是,安邦保险此次的股权转让可谓是史上为数不多的一笔农商行巨额资产转让交易,曾引起一阵轰动。


03

结 语


不论是部分银行的不良率攀升、或是部分银行的股权甩卖。不可否认的是,眼下整个农商银行业正在经历一个从未遇到的、压力巨大、形势严峻的时代,而且在未来三年内,很多风险将会进一步显现。


具体来看,作为农商银行“大本营”的县域市场,如果说以前竞争并不激烈,那么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将触角伸向这个市场,农商银行的生存空间正在被不断挤压。


不仅国有大行专门设立普惠金融部,开拓县域市场;小贷公司、村镇银行、民营银行也都把县域市场作为重要市场进行开拓。


几近白热化的农村金融竞争格局,让业务单一的农商银行,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当然,有竞争不是坏事。有竞争,才有压力,才有动力。农商银行要想在未来三年不被其他金融机构并购,就必须不断完善自身的治理结构,精细化配置资源,持续化解存量风险。


毕竟只有励精图治,农商银行才能完成自我“蜕变”,实现逆风翻盘。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王玉洁:更多高学历教师加入民办教育

  • 市职教中心隆重举行2019年秋季开学典礼...

  • 市职教中心隆重举行2019年秋季开学典礼...

  • “姜国芳紫禁城系列作品展”于故宫博物院开...

  • 2019年三明市暨梅列区全国科普日主场活...

  • 陕西公布中小学生减负方案:禁设快慢班,不...

  • 重磅宣布!科创板今日正式开板,易会满:科...

  • 易烊千玺微博之夜的票务信息出来了,高考后...